【原创】 #路边摊# 精推

29 2



腊月里,寒冷的风逡巡着,吹闭了每一户人家的门窗,露出的是各家大红窗花。彼时,已是年关将近,家中长辈正忙于筹备着年夜之事,虽所需年货早早就备下了,可终归家里尚待有事要做,忙的脚不沾地。于是,便是谁也寻不得时间出门,倒衬得往日镇里热闹喧嚣的街道愈加冷清。

于镇子东头,则是镇里唯一的学校,挤在一方不大的院子里,既是冬日,却依旧有书声琅琅。那天,冬天寒冷的日头挂得高高的,透过窗子,小小正趴在前排的桌上,昏昏欲睡。曹先生如往常一样拿着他那本破旧的教课书在讲台上大声诵读今日的课文。但小小总觉得那声音像隔了一层雾,从自己的眼前到耳边。听不清,看不见。

讲台前的煤球铁炉,风门半开,烧的正旺。教室里寒冷的空气被熏得温暖如春,不散的热气中仿佛有什么东西使劲坠着小小的眼皮,让他不由得闭上了眼,接而他听见了有木板车压在路上的声音。

“吱呀,吱呀”那声音像镇里灶炉中的袅袅炊烟,由远至近,连绵不绝。然后,却是好似是意料之中的长长的一声。

“喀——吱,”小小听的清清楚楚。

他猛地抬起了头。

那是木板车停下的声音。

安静的教室里,原本有的,也是唯一的曹先生诵书的声音停了下来。他看见座下的学生们虽是正襟危坐,可一个个的,眼睛都睨向了窗边。

有风将声音清晰的送来,窗外,近在咫尺的地方似乎谁在摆放着什么,先是是铁器碰撞的声音,然后,寸寸香气和风缠绕着,开始丝丝缕缕的沿着紧闭的窗缝一点点渗入。在温暖的教室里蒸腾着,不断回荡,缠绵的萦绕在每个人鼻尖。

小小抽了抽鼻子,“是烤红薯!”他偷偷舔了舔唇,暗暗想。

教室里开始有些躁动了,有人不住地向窗边望去。平坦的木板车上挤满了东西,点燃的烤炉上整齐摆放着一个个红薯,滚溜圆,像穿着红棉袄的胖子,早已经烤的软糯了。再往旁边,有热气氤氲了寒冷,窗外的人正将手里的山楂穿成串,滚在刚烧至流淌的糖浆里,一遍又一遍,似要将之融在里面,再也不出来。

教室里再也压不住了。曹先生无奈的叹了口气,手一挥,座上的人便都霎时没了踪影。像出笼的鸟儿般一溜烟的围在路边的摊面前。毫不犹豫地掏出为这一刻攒了许久的零花钱,换来一个热腾腾的烤红薯,再或是裹了晶莹冰糖的糖葫芦。去得早的抢到了心仪的,晚的,便只能眼巴巴地等着下一波出炉。

小小手里早早抢到的红薯是烤的有些糊了,但他是毫不在乎的,只是将滚烫红薯在左右手中不断颠倒,然后小心的剥开红薯的皮,露出里面的酥烂的金黄,轻轻吹了两口气便再也顾不上其它了,一口咬下去,使红薯的味道在嘴里一下子绽开了,充斥着温暖。在此时仿佛是三月里的暖阳。似乎为之花的钱也都值得了。

或许是为了炫耀,在孩子们的围观下,木板车的主人此时又拉开了隐藏在车子下的抽屉,引起一阵惊叹,小小把头探了过去,这才发现里面摆放的是切成一块儿块儿的酥糖,整整齐齐的排列着。

“像‘田’字一样呢。”他艰难吞咽着红薯含糊地想。然后,他开始盯着车上的冰糖葫芦,在闪烁阳光的照耀下,山楂上裹着的亮色冰糖在闪闪发光。

“好想吃啊……”小小伸手摸着空荡荡的兜觉得有些遗憾。

“诺”,突然一只张开的手伸向眼前,里面躺着的是一块儿方形的酥糖,小小抬起头,发现是年轻的摊主正在分发酥糖。有些呆楞的接过来,他向小小温柔地笑了笑,小小呆了。

终于,板车上的所有东西都被哄抢一空了,于是曹先生就又开始招呼所有学生回到教室,一个也不遗漏。

回到教室时,板车碾在路上的声音再次响起,沿着风飘摇不断。旧的一年要过去了,而新的一年即将开始。

“所以,明年,一定要吃上冰糖葫芦,”那天小小如是想。于是他又在昏昏欲睡中开始期待明年的年关了。




用户评论 2条评论

鹤楠木

文章2

点赞29

评论2

精推1

总阅读量13341

转发量0

查看全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