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路边摊#桑芽 精推

14 0

#路边摊#桑芽

        看到路边摊这三个字,我的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一个女孩的身影:瘦小的身材,细细马尾拖在脑后,身上穿着一套看起来肥大的男式校服,背着一个缝了补丁但洗的发白的绿色军用书包……        

         十年前,因父母所在电力建设单位属流动性工作,我这个“小包袱”被转学到乡下外婆家上二年级。         

        乡镇小学坐落在村西的小河湾里,校园里两棵巨大的桑椹树让几间破旧的教室显得更加矮小。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每班的二三十个学生来自周边七八个村子。

        在这里我认识了新同桌——腼腆的桑芽。   

        同学们说桑芽学习第一,安老师说桑芽懂事能干,可外婆却说桑芽是个苦命的孩子……

        原来桑芽的父亲是个退伍军人,带着妻子进城打工途中出了车祸,命虽然保住了,可两人的腿双双落下了严重的残疾,为了治病,家里债台高筑。当过兵的父亲虽然没什么文化,却知道上学对孩子有多重要。

        为了给刚上初中的儿子和五岁的桑芽撑起一片天,他和妻子在镇上摆起了路边摊。一边卖烤红薯,一边卖些针头线脑和七零八碎的小玩意儿。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桑芽打小就帮着父母打理路边摊的生意,哥哥考上了县里的重点高中,为了还债桑芽八岁多才盼到上小学。

        记得到外婆家的第一个星期天,正赶上镇里有大集,可天阴沉沉的,外婆犹豫着不想去,耐不住我的软磨硬泡,便带上雨伞出发了。

        集市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很是热闹,我像撒欢的小鹿蹦蹦跳跳东瞧西看,外婆紧抓着我的小手不放。不经意间一股熟悉的香味儿窜过来,我的肚子咕噜咕噜响了起来。

        “外婆,我饿了,要吃烤地瓜。”外婆笑着说:“真是馋猫儿鼻子尖,走。”

         顺着越来越浓的香味走过去,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不是桑芽吗?

        桑芽看到我又露出了腼腆的笑容。外婆说:“她叔,给孩子来块地瓜!”“哟,婶子来了,这就是那城里的女娃娃,细皮嫩肉的真好,拿去吃不要钱!”外婆笑着把钱放到烤炉旁的小铁罐里。 

         我拿起热腾腾的地瓜,撕开一块儿凸起的瓜皮,迫不及待地一口咬下去,又糯又甜,吃到嘴里烫热软香,瞬间感觉全身都暖洋洋的……我好奇的摆弄着那些塑料布上的小玩意儿。桑芽告诉我,这是缝被子的顶针,那是鸡毛做的掸子,还有男孩玩的弹珠,女孩玩的翻花……

         “下雨了,”不知谁喊了一声,我刚抬头雨点就打到了脸上。外婆赶紧撑起伞拽着我说:“快,改天再玩儿,这雨来的急,到对面铺子里去避避。”

        透过布店不太干净的玻璃窗,我看到桑芽麻利地扯起塑料布的四个角兜在一起,一边从父亲烤红薯的车下层拿出一顶草帽给母亲带上,一边把兜起来的小玩意塞到车下,转身把坐在破旧轮椅上的母亲费劲儿的推到身后的店铺房檐下,又跑回来帮父亲一起在红薯炉子上方撑开一把大大的油布伞,这才飞快的跑到母亲身边蹲下来,一切都那么井井有条。 

        只见桑芽不时抬头看看天,又用手擦擦额头,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

        四年转瞬即逝,回城上中学的我和桑芽一直在通信。她正在县里上高中,成绩优异,父母的路边摊位也摆到了学校附近的市场里,她还说:“父亲常念叨让那个城里的女娃娃有空回来吃烤地瓜!” 

         穿行在城市的街头巷尾,我时常能闻到路边摊飘过来的各色香味,想那路边摊的背后,各色人生故事也定是千滋百味……

用户评论 0条评论

池珩

济宁一中

文章1

点赞14

评论0

精推1

总阅读量624

转发量0

查看全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