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三闾橘颂 情采芳芳 -文/菩提树花 精推

39 2

那一日,晨光熹微,露珠晶莹。你漫步于金色而又翠绿的橘园之中,仿佛与你邂逅。你似在沉思着什么。猛地一抬头,发现眼前的橘树是那样的俊美可亲。叶子深绿而朴素,映衬着它雪花般蓬勃开放的“素荣”;它的层层枝叶间虽也长有“剡棘”,但那只是为了防范外来的侵害;“精色内白”的无数“圆果”使它显得那么光彩照人!

您笔下的南国之橘,正是如此“纷緼宜修”、如此堪托大任!这正是您对祖国“嘉树”的一派自豪之情。可据《晏子春秋》所记“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这不是一大缺憾吗?但在深深热爱故国的您看来,这种“受命不迁,生南国兮”的秉性,正可与自己矢志不渝的爱国情志相通。因此在他遭谗被疏、赋闲郢都期间,即以南国的橘树作为砥砺志节的榜样,深情地写下了这首咏物名作——《橘颂》。

  回首早年间,张明法度,改革政治,连齐抗秦,你也曾深得楚怀王的信任,风光一时。然而高处不胜寒。奸佞之人容不得你,欲争霸天下的秦国容不得你,甚至连被你视为灵修、美人的怀王也要驱逐你。是你认错了主公,那昏庸无能的怀王竟听信了张仪的花言巧语,郑袖、靳尚的诽谤谗言,唯独视你的逆耳忠言于不顾。黄棘之盟确立,而你流落江北,于是楚国失去了与齐国的联盟,失去了将士与城池。然而糊涂的楚怀王仍旧没有吸取教训,不管你如何阻止他奔赴秦国的鸿门宴,他还是在子兰的怂恿下自投罗网。楚王自食恶果,一去不返。你上书倾襄王,却再次为子兰、靳尚所陷……

  流离的日子里,你依旧担当着一个人臣的责任,探索着富兵强国的道路。江边传来一声豪迈的吟咏:“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身遭贬谪,你的心中却时时负载着家国,“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像那橘树一样,年岁虽少,即已抱定了“独立不迁”的坚定志向;它长成以后,更是“横而不流”、“淑离不淫”,表现出梗然坚挺的高风亮节;纵然面临百花“并谢”的岁暮,它也依然郁郁葱葱,决不肯向凛寒屈服,这傲霜斗雪的橘树形象,不正与遭谗被废、不改操守的屈大夫您自己叠印在了一起了吗?

  然而这一切,又怎奈何得了君王的疏远,行吟泽畔,却无人能解你内心的声音,对你而言,“举世皆浊我独清”只能徒生愁苦。“怀信侘傺,忽乎吾将行兮!”是你说的,可是人生真的可以从激越走向平静安逸吗?你还未高潮的人生就要如此平静下来了吗?你那伟大的思想和远大的追求就要随着滚滚降水逝东流了吗?诗中你的爱国情怀也会化为乌有吗?

  不!正如这首民间流传的歌谣:“降龙伏虎啸天来,乡鼓岩连擂鼓台。照面井寒奸亡胆,读书洞出离骚才。丘生玉米合情操,濂滴珍珠荡谷俟。锁水回龙含泽畔,三关八景胜蓬莱。”你儿时的学习生活已刻入历史,成就一段佳话。你那崇尚的求索精神是家乡人民最宝贵的财富,正所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你,写下《离骚》,本默默无闻的家乡被赋予了浓重的文化气息,亦成了诗歌之乡;你,吟咏《橘颂》,善良淳朴的家乡人民懂得了爱国情怀,亦成了爱国之人;你,探求《天问》,懵懂的我明白了求索精神,亦发誓:根植于“屈原”,叶茂于天下!

  汨罗江畔,涉江而行,有位孤独诗人且行且吟;皇天之下,厚土之上,有种美丽的树木独自芬芳。

 


用户评论 2条评论

官网管理员

OC课堂

文章13

点赞123

评论6

精推12

总阅读量24415

转发量8

查看全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