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想听父亲的责骂声

2 0

            
     父亲年逾八十还不服老,八十二、三岁时还在地里劳动。任凭我们姐弟如何劝说,他依然坚持每天下地劳动,该担的担,该挑的挑,从不服老。马年春节,我回老家过年时,他还向我们姐弟“炫耀”,说是节前他用了十多天时间,硬是一镢一镢将二亩多山坡地坌了出来,为的是开春种些秫谷和小豆。因嫌山路远,为了赶时间,有几个中午他甚至连家都没有回,只吃些冷馍充饥,让我们好生心疼、好生无奈。 

 父亲对庄稼活样样精通。对于摇耧、撒播、扬场、踩垛之类的技术性活,在村里向来是数一数二的,乡亲们常常投来羡慕的目光。

 记得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年少无知的我尝以“拿起锄头能种地,拿起枪杆能打仗,拿起笔能写文章”自诩。现在想起来惭愧的很,且不说我的枪法是否打得准,文章是否写得好,单说种地一事,我就没有在父亲面前说得起嘴过。星期天或节假日回乡下老家帮父母干活,我常常受到父亲的责骂:父亲不是说我地犁歪了,就是说我谷子撒稠了;不是说我碾场时圈没走圆,就是我说扬场时锨没握对……因为我不经常干活,不仅地没有父亲种得好,活没有父亲干得快,而且担得也没有父亲担得多。因而,遭父亲责骂是常有的事。父亲骂起人来从来不分场合,让我这个在城里工作的人在乡邻们面前常常感到没有面子。有时农活太重,一躺下我就不想起来。父亲就大声喊叫,说是力气出去又来了,年轻人不能怕出力。有时因为工作忙,有几个星期我没有回家,他也会打电话催我:庄稼人不能忘本,啥时候都不能忘了劳动!

     渐渐地,我适应了父亲的责骂,有时父亲不骂,我还觉得有点不太习惯。在父亲的责骂声中,我慢慢地进步起来;在父亲的责骂声中,我渐渐地成熟起来;在父亲的责骂声中,我养成了热爱劳动、踏实工作、勤俭节约、乐观向上的良好习惯。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父亲没有再责骂我,不仅不责骂反倒关心起我的工作、我的生活来,他常常朝我露出慈祥的微笑,说起话来格外的和蔼。听不到父亲的责骂,我的心一下子空虚了许多,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究竟少了点什么呢?慢慢地,我才发现,父亲眼花了,耳聋了,背驼了,曾经那么刚劲有力的一双手在微微颤抖,曾经步履如飞的脚步也变得蹒跚起来。

     我一下子感到难过起来,好想听听父亲的责骂:父亲责骂我,说明父亲思维敏捷,思路清晰;父亲责骂我,说明父亲身康体健,充满力量;父亲责骂我,说明父亲有能力教育我、管束我、呵护我......

     我多么希望父亲再年轻一些,多么希望父亲再健康一些,多么希望父亲更有力一些!多么希望再听听父亲的责骂声啊!

用户评论 0条评论

凡尘清心

文章5

点赞2

评论0

精推0

总阅读量1083

转发量0

查看全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