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路边摊#阿婆的冰糖葫芦 精推

51 9

  冬日的白昼如此短暂,一轮淡白色的太阳在无比高远的天幕如节能灯泡一样亮着。一切景物变得尖锐而寒冷,校门外不远处站着一个被蓝灰色厚棉袄裹起来的小老太,双手缩到军绿色的袖套里,一根光滑的木棍支在她两臂之间歪斜地躺着,像一个黏人的姑娘。

  这个“姑娘”的头是一垛用白色蛇皮袋扎紧的草包,草包上插着一串串格外鲜红的糖葫芦。“姑娘”头发就像刺猬一样炸起来,串串鲜红耀眼。

  一串串糖葫芦被薄薄的透明塑料膜缠绕着,在寒冬里展示着它们诱人的身躯。山楂球被琥珀色的糖浆包裹着,就像一个个圆圆的,年轻的,红润的脸蛋被冰封了起来,可爱至极。山楂球上还点缀着白芝麻,一颗颗、一粒粒,就像蚂蚁在心上爬,让人不自觉地流下口水。

  糖葫芦像火一样红艳艳地在冬日里燃烧着,阿婆的叫卖声也火辣辣地响彻了整个巷子。

  “冰糖葫芦咯!三块一串,五块两串吁!酸里带着甜,不甜不要钱吁——!”吆喝声一出,街巷的门店里纷纷探出头来,张望着这个没有门店的小老太,看她大冬天能买几个钱儿。

  阿婆确实没有门店,糖葫芦不用坐着吃,取下一串手里拿着啃,伴着冬天呼出的白气,幸福满溢。她定时定点地立在校门口,等待着成群的孩子取下她那个棍子“姑娘”一根根的头发。以前孩子们总是蜂拥而至地塞给她皱巴巴的几张一元钱,迫不及待地扯开塑料纸啃起糖葫芦来。

  冰糖葫芦的味道真好,厚厚的琥珀糖像玻璃一样脆,一咬下去就碎了,伴着山楂的清香在嘴里荡漾。

  论糖葫芦的样式,阿婆的还真是比不上其他门店里的。光是巷子两边的小店就有两家有专柜卖糖葫芦、糖山药、糖草莓…各式各样数不胜数,阿婆的棍子上只插着红艳艳的糖葫芦,别的一概不买,阿婆笑嘻嘻地说:“弄别的,我也不会。”

  她永远都带着她的“姑娘”站着等待,不争也不抢。我听见门店里的年姑娘背地里说她站得离校门近,把生意抢了。但也听见门店里的学生悄悄地说她孤苦得很,女儿八岁的时候在火车站被拐跑了,到现在也杳无音讯,丈夫也因为工伤去世了,只拿到几万元赔偿款,一个人伶仃地过了大半辈子,就靠这门老手艺挣钱呢。

  每次看到她寒冬里抱着那根光滑的木棍,木棍像一个炸着红发的姑娘,我就想起那些传言,不由自主走地上去买两根糖葫芦,她总是笑得很开心,有一次只剩三根了,她硬是把最后一根也塞给我了。我推辞着,她说:“你也买过好几次了,我也赶着收工噢,拿着吧。”我不好意思地接过三串沉甸甸的糖葫芦,看她抱着木棍缓缓离开,心里有种山楂的酸涩。我不希望那是怜悯,但看到她像抱着女儿一样抱着那根木棍,眼睛就水汽氤氲了起来。

  阿婆的糖葫芦销量一天不如一天,门店里的糖葫芦花样百出,五花八门。阿婆包裹在塑料纸里的山楂球显得单薄无比。阿婆租不起门店,一天站下来,葫芦却卖了还不到两串。“木棍姑娘”沉甸甸地压在她的肩上,她还总是笑眯眯地吆喝着“冰糖葫芦,酸里带甜,不甜不要钱吁——”一点儿也不顾门店里年轻小姑娘嘲讽的眼光。

  又是一年冬天,校门口的空地上却空空的,阿婆没有再来,我惦记着冬天里酸甜可口的糖葫芦,同时也担心地猜测着阿婆的情况,希望她能找到一个能卖的出去这糖葫芦的地方。

  小时候过年总听见歌里唱着:“都说冰糖葫芦儿酸,酸里面它裹着甜,都说冰糖葫芦儿甜,可甜里面它透着那酸。糖葫芦好看它竹签儿穿,象征幸福和团圆,把幸福和团圆连成串,没有愁来没有烦,没有愁来没有烦。”

  如今,年关将近,再也吃不到阿婆的糖葫芦,年味也随着那酸酸甜甜的山楂留在了旧时的冬日里。阿婆也在把对幸福和团圆的期盼都融进这酸酸甜甜的冰糖葫芦里吧。

  

  




用户评论 9条评论

南尔

文章4

点赞58

评论9

精推3

总阅读量18245

转发量0

查看全部文章